敢於創新冒險,無懼前行

Ray,從土木工程背景到空拍攝影師,再到創業行銷公司,創新是根植於 Ray 骨子裡的基因,就像他買 Tesla 前都沒有跟別人說,自己查資料評估後就做出決定,這也是一種與眾不同的表現。

Artist x Engineer 熱愛創新,敢於冒險

我不是純粹的 Artist,也不是純粹的 Engineer,求學階段因為自動化的專長,加上對攝影的興趣,在沒有消費級空拍機的年代,土法煉鋼用碳纖維水管做成支架、接上四個馬達,從零開始組裝出一台有空拍功能的機器。

在當時,空拍畫面必須花十幾二十萬飛直升機取景,我們這台可以空拍的機器,是少有的設備技術,也因為這個契機,展開了求學階段不務正業的接案賺錢人生。也許很多學生會去接家教、打工,但我不想和大家一樣,所以嘗試接一些特別的案子,做一些好像可以做到,但不完全有把握的事情。對自己來說,這每一步都很陌生,沒有前路可以依循,必須自己去學習嘗試,突破自我,這就是創新。

「換過三四輛油車,對我來說油車就是買牌子,喜歡什麼品牌形象我就買。會考慮電車完全就是喜歡創新的事物,不喜歡做大家都喜歡做的事情,特斯拉的創新精神才是吸引我的部分。」創新精神也許聽起來很酷、很前衛,但創新也意味必須承擔比較大的風險。所以一開始才不讓大家知道我換車,想要等到自己開了之後覺得一切都好,才想和大家分享 Tesla。

TESLA,像是一位專屬的隱形司機

「Tesla 把電動車做得太好了,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忘記在開一台車。」無論是電的體驗、續航等,整體的駕駛感受很輕鬆。以前開車會一直注意車子的各種狀況,現在每天出門什麼都不用想,踩了就出去。人車一體的加速感受、起步、停車時動力隨心所欲的表現,更是覺得自由自在,因而有更多時間專心在工作和生活上,無須擔心車子的狀況。

我常常會有種請了司機的錯覺,買了 Tesla 之後,總覺得好像有人把車子都打理好。每天回到家接上充電座已經變成一種習慣,日常使用很足夠,所以很少需要出門充電,甚至常常忘了車子需要能源。由於我上班路線就是一段高速公路,加上拍片經常要上山下海去到比較遠的地方,幾乎大多數時間都在高速公路上跑,自動輔助駕駛就成了最得力的助手。

 

 

Early Adopter,敢做本來就應該這麼做的事情

「當一位 early adopter,敢於嘗試新的東西,也許一開始沒那麼成功,但我們尊崇這樣的精神,所以即使後續有其他廠牌推出電動車,大家還是會覺得 Tesla 的電動車品質更值得信賴。這就是一個品牌帶領著這一切前進,後面出來的只會是跟隨和複製。」

Tesla 很像一開始的 Apple,以前電腦都是賣給公司企業,而不是以販售個人為目標。Apple 是第一個把 GUI(圖形使用者介面)成功商品化的個人電腦,在當時,幾乎沒有人在家裡用電腦,大家不知道這個東西可以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什麼幫助。可是,如果不是這個變革,電腦沒被放到消費級市場,可能手機還不會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,科技的進程和發展也會比現在所見的緩慢。

突破往往是難的,如同 Tesla 現在的角色,要當第一個改變大家想法和使用習慣的人,很不容易,但這些突破,都可能是促使這個領域更往前發展的重要關鍵。

「車子要跑這麼快,不是本來就該用電嗎?」、「網路時代已經這麼久,怎麼現在才能連網更新」、「那麼多品牌的導航都不好用,怎麼以前都沒有品牌可以把這簡單的功能做的更好? 」

直到 Tesla 的出現,勇敢去做一些我們想起來都覺得「對阿,就該這麼做!」的事情,成為第一個規模化生產電車的廠牌。從駕駛日常直覺的功能體驗和使用感受去做提升,而不是想著把這邊的塑膠變皮革這種外部的小細節,這將會更推進整個領域的前進。

「熱愛創新的人也是比較願意擁抱風險的人」,我很喜歡這個概念。就如同我創業,創業聽起來似乎有一種光環,但其實風險很高。但這些突破,都可能是促使自己更往前發展的重要關鍵。

 

·閱讀其他車主分享

分享